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专栏 > 两学一做
《谢觉哉家书》阅读心得
【发布日期: 2016-08-22 10:39:18 】【来源: 】【阅读次数:

 

两个家庭和一个时代

集团科室第二党支部  赵慧

谢觉哉,是延安五老之一,湖南宁乡人,31岁考中晚清秀才,41岁中年弃笔从戎,投身革命,曾担任毛主席秘书、中央苏区内务部长、陕甘宁边区内务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长、最高法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主持起草了中国红色革命政权最早的《劳动法》《土地法》《婚姻条例》等一系列法例。1971年在北京病逝,终年87岁。

《谢觉哉家书》全书分为三个部分,延续近半个世纪,从家庭的变迁、对子女的教导,侧面映射出时代的变迁、乡情的变化。

初读此书,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革命者,也是丈夫,是父亲。

老一辈革命家中,在家乡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后由于思想进步、投身革命,与原配仳离后另寻革命伴侣者不乏其人。谢老即为其中之一。谢老出身当地地主家庭,15岁即娶妻,初年致力科举仕途,受同乡何叔衡影响,偶然走上了革命道路,41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背井离乡,一度音信断绝。1937年,经组织安排,53岁的谢老与比他小29岁的红军战士王定国组成新的家庭,互相搀扶着走过了余生的漫漫长路。

生活在一夫一妻、先恋爱卧虎藏龙 ”后结婚时代的我们,可能一时难以理解战争年代多婚姻家庭的现象。仔细阅读《谢觉哉家书》,我具体地感知了历史的变迁与沧桑带给中国人家庭制度的变化。虽然“因为社会制度的原因,使得我俩的精神隔离开了,因而也把我俩的形体隔离开了”,虽然第二次婚姻是组织安排,谢老对两任妻子均情深意重,对所有子女都关怀备至,从思想品德、学习工作等多方面加以引导,体现了老一辈共产党人投身革命、以身许国的伟大情操。

谢老写给原配何夫人的家信中说:“别离何足惜,贵不负初衷。国破家宁在,貌衰心尚童”,“四十一年当中,我在外的日子占多半,特别是最近十几年,天南地北,热海冰山,一个信没有也不能有。……再过一十九年即是我俩结婚的六十周年纪念,老话叫‘重谐花烛’,要重新拜堂行礼。那时候,也许不要到那时候,革命已经成功,国家安泰,我能够告老还乡,重温夫妻旧梦。”寥寥几句,革命的艰辛虽未细述,已跃然纸上,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对美好未来的期盼也让人倍感振奋。

对第二位夫人,共同的理想和奋斗,弥合了年龄、文化背景的差异,携手走过了八年抗战、新中国成立、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的风风雨雨,王定国夫人目前是长征女战士还在世的唯一一位。虽然由于战争阻隔、革命需要,谢老一生有两个家庭,但是两个家庭都在谢老的引导下,和平、理性地解决了战争年代留下的历史难题,谢老的后代们更和睦相处,共同为《谢觉哉家书》出版做出了贡献,使我们得以一窥老一辈革命家对家人、对故土的丰富情感。

此书给我留下的第二个印象是:共产党人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是对亲友最好的宣传教育。

50年代初惊魂记2 ,中国社会奇点 ”政治他人之痛 ”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值青壮年时期的湖南儿女们缺席 ,纷纷希望在北京做大官的父亲给予他们照顾,走出农村,到城里工作。这一时期的不少信件里,谢老都是在教育儿孙、亲友们要安心农村生产,学习新知识,跟上新时代尖叫直播 ,过好土改关,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1950121日在给两位大儿子的信中,他写道:你们会说我这个官是焦官。是的,官而不焦 ,天下大乱;官而焦了,转乱为安。不止一次在表达对子女的思念之情时,请子女再等等,待秋收后或自己慢慢筹到路费后,子女再进京看望自己,绝不动用任何关系,让子女搭顺风车。对在北京的子女,要求他们思想上看过去,看别人、对人宽,对己刻;生活中要自己动手、爱惜东西,他写到:“我们是共产党人,你们是共产党的子女。共产党是人民的勤务员,要帮助广大人民能过好日子,要工作在先享受在后,当广大人民还十分困难的时候,我们过着这样的生活,应该感到不安,而绝不应该感到不足。”

这些朴实的句子,现在读来仍能让我们感受到共产党人的理想和信念。我们这一代,特别是我们的下一代,基本没有吃过什么苦,很多时候把现在的物质享受当做理所当然,跟别人攀比,可能还觉得自己过的不够好,钱不够多,读了《谢觉哉家书》,不免感到脸红和惭愧。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们应当时候秉持为人民服务,作为民的勤务员的理念,物质享受如果超过群众,就要提高警惕。

此书留给我的最后一个印象,就是这不仅仅是一本家书,还是党史的记录,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史的苦难与辉煌。

193998日写给何夫人的贺寿信末,他写到:你的丈夫在一万里外于日本强盗飞机猛炸之下写成,隔你的生日尚有三个月,新中国成立后,写给烈士家属的信中回忆到:那是最艰苦的年月,战争紧张,给养困难。没有菜吃,直荀同志用一小罐泡了点菜,那天我去看他,想顺便吃点泡菜,部里人说:他出发了。财政部长下乡筹粮食是常事,战火纷飞、通信艰难、物质匮乏跃然纸上。在1950年至1951年给老家的书信里表达了他对《土地改革法》的看法和处理态度。“大跃进”时期,从谢觉哉给宁乡干部的书信当中,可以看到他是如何亲历和苦心纠正当地“浮夸风”的。他在给家乡孩子的信中,写到:“修车路,不是对我的尊敬,而是对我的不尊敬,使人民看了,要说我谢胡子是个官,是个架子很大的官,这是浮夸风的反映。我两次回乡,都不很称意。我还想回乡一次,不过有三个条件:第一,不要派一些人包围我,要让我行动自由;第二,要农村容易买到猪肉;第三,要看到到处都是幼林。”1961920日,谢觉哉在给宁乡县长张润清的信中,语重心长地写道:“要注意两个字,一是听,二是想。虚心听取各方群众的意见,然后想:他们是否说了真心话,为什么这样说?说的是否完全对,应该怎样解决才对?然后又听又想,脑筋就渐渐灵了,办法也就逐渐多而对头了。”在1961523日致吴岂凡的信中,谢觉哉谈及了民主集中制和集体领导。谢觉哉在书信中写道:听说沙田公社也撤换小分队,不称职的干部现要撤换。为什么不发动社员选举?好的,总会选上的。上面派来的人和自己选的人,在社员看了,味道是两样。管理委员会也要实行民主集中制,不能领导说了算。要全体和多数同意,这叫做集体领导。

一封封家书,言语朴实,情感真挚,说理透彻,让我们对党员自身行为规范有了更深刻、形象、具体的感知,我们要把学习党章党规,时刻贯穿于工作内外、贯穿于家庭内外,努力做政治上的明白人、道德上的干净人和工作上的有为人。

 

“循先进之路,强四个意识”

苏水实业公司党支部  胡洁

    作为70后,我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记忆犹存。但对于谢觉哉,我除了知道他是我党的元老,其他不甚了解。拿到这本《谢觉哉家书》,通过上网查阅相关资料获知,谢觉哉(1884427日——1971615日),字焕南,别号觉哉,亦作觉斋。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延安五老”之一、著名的法学家和教育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法学界的先导、人民司法制度的奠基者。1884年出生湖南宁乡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他在中央苏区任内务部长时,主持和参加起草了中国红色革命政权最早的《劳动法》、 《土地法》等法令和条例。1934年参加长征。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内务部部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等职。“为党献身常汲汲,与民谋利更孜孜”,这是延安时期人们向谢觉哉祝寿时赠送他的诗句,这也是谢觉哉革命一生最真实的写照。

    在这本书中收录了谢觉哉的家书选编,涵盖谢觉哉从20世纪20年代到20世纪60年代的115封家书。谢觉哉的一生历尽了中国现代史的苦难与艰辛。奔波一生,劫波度尽,两位夫人,儿女成群,是革命者,也是有担当的丈夫、有爱心的慈父。时代洪流掩不住涓涓温情,岁月流逝洗不尽如山父爱。从这些信件中谢老对家人在生活上、工作上事无巨细的嘱托,让我们感受到谢老对家人、儿女、家乡浓浓的爱,乡情加亲情,读来让我非常感动。

书中有一封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农村的两个儿子想让在北京“做大官”的父亲给予照顾,谢老在给他们的回信中,劝儿子要“安心农村生产,学习新知识,跟上新时代,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你们会说我这个官是焦官,官而不焦天下大乱,官而焦了转乱为安”“我起得早眠的晚,能多做事即心安。” 字里行间既有对党的纪律心存敬畏,又有对子女的谆谆教导。谢老用温和的语言教育儿女,用春风化雨的方式注重对良好家风的培养。良好的家风是社会和谐、民族进步的基点,让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自食其力,不搞特殊化,彰显了一位忠诚党员的高尚品德。

谢老还是一个低调的人。在他自己的自传里,写到经过长征,经历了多少磨难都没有提,只是一句话概括了自己当时的经历“1934年随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没有东西吃,又患病,几乎死了,然而终于到达陕北”。经历过吃糠咽菜不讲,枪林弹雨不说,只是一句话带过。当写到自己的革命认识,“我参加革命不能说是由于懂得革命理论或者阶级仇恨来的,而只能说是固有的正义感与道德观念支配了我人生”这就是真实不虚夸,低调客观,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奋斗了一辈子的谢觉哉。

透过家书我们可以从一个家庭看时代巨变与历史沧桑。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谢老的为人处事原则,以及对后代的教育思想。书信中,有不少教义,不论是家庭教育、工作方法还是与人交往,非常值得我们去反复学习。在“两学一做”系列活动中,我们所有共产党员不仅要学习党章党规,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更要向谢觉哉这样的老一代革命家、新中国的奠基者们致敬,学习他们谦虚谨慎的品质,学习他们对党无限忠诚的信念,学习他们对待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牺牲精神,明方向、讲奉献、有作为,把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干革命打下的江山守护住、建设好,切实做好一名合格党员来告慰所有像谢觉哉一样为中国革命事业奉献一生的先烈先辈们!